第 10 章(1 / 3)

陆宵低头吃了几口菜:“不跟你扯了,说正事,这期嘉宾里有谢径风和他太太,你认识吗?”

谢径风和谢太太都五十岁了,来自港城,是本组嘉宾年纪最大的夫妻,据说年轻时混过黑,现在洗白上岸,还变成豪门了。

楚浩:“怎么?担心孟雪圜被欺负?”

陆宵:“娱乐圈嘛,踩低捧高。”

这种有圈外人参加的综艺,娱乐圈的艺人在态度上总要谦卑一些,表示出友好,尽尽娱乐圈的地主之谊。反正艺人想要的是镜头和人设。

本期嘉宾,有世界冠军和他老婆,有影后和导演,还有豪门富太……从地位上看,他和孟雪圜,纯艺人组合,隐隐约约成了食物链底端。

在舆论上,若是有点什么摩擦,他们在路人缘上比较吃亏。

陆宵之前光看咖位觉得不错,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。

这位谢太太,似乎在节目里很“真性情”,喜欢犀利地戳穿后生,摆出大姐大的样子,比如直白地问一个偶像是不是整容了。

陆宵道:“楚浩,帮我给谢径风透个底。”

陆宵在娱乐混,只有少部分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。

楚浩:“行啊。”

陆宵还是不放心,第一次跟老婆参加综艺,相当于第一次约会,要给孟雪圜最好的体验。

“还是给我老婆开个公司当老板吧。”别人叫孟雪圜孟总,总比孟雪圜到处喊人前辈好。

“不吃了,我去找我哥。”

楚浩翘着二郎腿想,说风就是雨,注册资金几个亿啊?

陆宵本想回家,想了想这个点说不定大哥二哥还在公司。

他进娱乐圈这事他爸交给大哥包办,他爸还不知道他跟孟雪圜领证,若是知道了大概会骂他感情的事太儿戏。

陆宵打方向盘,开车去了陆氏大楼。他打电话给总裁办的人一问,果然两个哥还在加班,在忙活陆氏下半年的新项目,桌上摆着许多文件,两位陆总和他们的秘书正在翻阅。

陆宵坐在外头,等他们中场休息喝咖啡的时间进去。坐在陆楼和陆玉树两个衬衫扣子一丝不苟的陆总对面,陆三少就肆意得多,牛仔外套,白色大T恤的领口是毛边不规则的,马丁靴束着深蓝牛仔裤,双腿又长又笔直,帅气逼人。

让秘书出去后,就剩兄弟三人,陆宵开门见山道:“我想给孟雪圜开一家文化娱乐公司,规模大点的,我出注册资本两个亿,你们再二轮投资一些。”

一些?这个词真保守。

陆玉树摘下眼镜,用余光挑着看弟弟,说话充满法律精英不是人的味儿:“哦,是想让孟雪圜给你当法人?”

陆宵:“什么法人?我要他当最大股东实际掌权人。”

陆玉树不说话了,等待大哥发言。

陆楼道:“不同意。”

光是注册资本两个亿,可想而知陆宵想在后续再融资多少钱进去。孟雪圜能从一个一线艺人,直接变成娱乐圈数一数二资本家。

陆宵拉下脸,以前赛车要钱怎么没这么麻烦:“你们是不是把我老婆当外人?”

陆玉树慢条斯理道:“没把他当外人,你倒是领回家里吃饭啊。”

陆楼恨铁不成钢道:“你跟他结婚就图一张脸是吧,能看到就行,别的啥也不图。”

陆宵:“不行?你们找秘书都知道找脸好看的。”

陆玉树:“每天见最多的人不得赏心悦目?”

陆宵心想,他进来时,看见两个秘书身上衣服鞋子都是高奢,远超秘书所需要的行头,他第一次见这两人,他们都穿得很朴素,平时看行事作风,也是埋头工作不在乎身外之物,手上端的水杯还是三年前的。

那这衣服是谁买的?

他嘀咕道:“你俩都知道给秘书置办衣服,我给老婆置办点资产怎么了?带出去有面子。”

陆楼皱眉道:“这是一个量级的类比吗?况且,我没给秘书置办衣服。”

陆玉树:“秘书带出去别人知道是我秘书,你带孟雪圜出去谁知道是你老婆。”

进来一杯水都没喝,收到接二连三的嘲讽。陆宵第一次觉得,他应该从商,若是他有他哥那样的管理权,二话不说就给孟雪圜投资,才不会过问婚姻存续状态。

本次兄弟会面不欢而散。

陆宵心里隐约有个念头萌芽,但没深想。

……

孟雪圜从剧组回到南城,林慕从机场接他,直接拉到海星大厦,补签综艺合同,和一些品牌续约。

林慕挨个解释合同:“这是服装品牌的续约合同,代言费不变,送了一批成衣给你。”

孟雪圜点头,盘算着叫工蜂小弟过来领衣服,又可以省一笔置装费。在五百强里面上班,工作服得穿好点。

他当蜂后还是蛮不错的,还会发工作服。

林慕:“《琴瑟和鸣》由家居独家冠名,你们用到的家具大部分都是它提供的产品,所以你注意一下不要表达出对这方面的不满,适当展现它的舒适度。在节目里你有几次口播广告词,这是合同。”

孟雪圜听完,提笔在空白处写下签名,“好,我记住了。”

林慕翻开合同书,“咦”

最新小说: 全民领主:人族弱?词条外挂走起 女明星们都来倒追我 胜诉:我在日本当律师 我一个人类,诡王见了都害怕 1892:美利坚的西部生活 为所欲为系神豪 四合院:我的老婆一打七 行在半岛 什么?各种版本的刘天仙成真了! 财富自由从疯狂花钱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