饮尘衣 > 武侠修真 > 美丽灵感 > 第五十八次 库莉丝朵正是允儿

第五十八次 库莉丝朵正是允儿(1 / 2)

库莉丝朵在胭脂红紧身嫁衣的衬托下,娇艳似火。

可她的表情,却是难以捉摸的沉静。

她就像热情奔放、亟待燃放的烟花,但仍处于安然存放之中。

反观沃尔特,即使穿着彩虹铠甲,也点不亮他的晦暗神情。

他不仅语无伦次,而且神志不清,他把大家弄懵了。

瑞克愣笑:“沃尔特,你在说什么,库莉丝朵不就是允儿大人?”

“他大概是在回味浪漫,可这一点也不酷。”山姆捶了捶沃尔特的背。

世宗叹道:“对啊,没有悬念,我们都了解允儿大人。”

库莉丝朵和允儿,曾经代表着她的双重身份——魔神世界的侵略者、保卫上层世界的女神。

沃尔特也正是在抵御库莉丝朵、守护允儿的过程中,收获了凄美浪漫的爱情。

然而现在,沃尔特并非是在追忆过去,而是掉进了他难以面对的现实中!

“她……不是十年前的库莉丝朵……”

沃尔特哽咽起来,他悲戚的目光已无力再与库莉丝朵对视。

而此刻的库莉丝朵,保持着微妙的沉默,她似乎正在默认沃尔特的看法!

梵帝不明白:“界层重启了,未必是十年,也许离我们相遇的时间更近,也许更久?”

“我是指,她不是曾经的库莉丝朵,不是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她……”沃尔特不得不把话说清楚。

凯茜似乎听懂了:“你是说她不在这个时间线上?”

“这是界层重启的时间线,简单地说,我们穿越到了曾经的塔楼,我们这些人当中,只有允亲属于这里。”美雪特意解释了一下。

雪紫懵了:“所以沃尔特的意思是,库莉丝朵不属于这里?她跟我们一样穿越了?”

“等等,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库莉丝朵是当前存在的最新的……实时的库莉丝朵?”苏菲算是直接把话说透了。

大家这才全都反应过来,他们的目光聚焦在库莉丝朵的面孔和胭脂红嫁衣上——

这不是塔楼里突然冒出来的库莉丝朵,而是从大地天坑的雪仙小屋里直接穿越过来的库莉丝朵?

她是怎么做到的?就因为她是魔皇护卫?

不可能!

不通过任何渠道直接进入下层世界,这一点就连凯茜这个魔神公主都做不到。

没错,下层世界是神之禁地,并非徒有虚名,就算魔神皇帝本尊也没这种穿越本事。

那么,库莉丝朵为什么会是库莉丝朵?

大家的目光又齐刷刷转向沃尔特,他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?

就因为他和库莉丝朵关系最近、感情最深、感觉最准吗?

如果不是沃尔特提出来,谁也不会认为库莉丝朵有所不同,即便是现在,大家也不觉得库莉丝朵哪里不一样。

但此时此刻,他们忽然明白了一个严重的问题!

假如沃尔特的判断是对的,站在大家面前的是新版、正版库莉丝朵,那么……

沃尔特为这场婚礼所做的努力、所隐瞒的一切真相——

就会立刻土崩瓦解!

因为,库莉丝朵早已知道真相!

更甚至,她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配合沃尔特完成婚礼,她在演戏!

这样一来,问题就真的很严重了!

大家瞬间理解沃尔特为什么会突然态度大变,为什么会失魂落魄!

因为,他所隐瞒的真相即是——

他与库莉丝朵的闺蜜结婚生子!与库莉丝朵的姐姐成为情人!

这还不包括他和凯茜的假戏真做。

他竟然以为可以自欺欺人,可以与库莉丝朵旧情复燃。

在心知肚明的库莉丝朵面前,他真的在掩耳盗铃!

命运竟会如此捉弄,沃尔特扔出的回旋镖,这么快就狠狠砸在了自己头上。

沃尔特的崩溃和库莉丝朵的沉默,已然说明了一切,但大家依然不希望这是真的。

“沃尔特,这可不能开玩笑,说出你的理由!”山姆警觉起来,他是既紧张又痛心。

沃尔特凝视库莉丝朵,悲声回应:“她可以伪装,可以否认,可是……她却选择了暴露。”

“沃尔特,究竟是什么,深受恩惠的你,不该对允儿大人责难!”世宗敲响了警钟,无论是谁都不能对代理人不敬,哪怕是沃尔特。

沃尔特与库莉丝朵的真爱曾被传为佳话,可是现在,男主角似乎在质疑这段恋情!

沃尔特的目光从库莉丝朵身上移开,用低沉的声音回答:“魔樱。”

“魔樱?”

大家都愣了,魔樱是库莉丝朵的专属座驾,有什么问题?

沃尔特竟然以此质疑库莉丝朵的身份?

瑞克不喜欢拐弯抹角,厉声质问:“沃尔特!允儿大人在关键时刻不顾危险,出动魔樱救了我们的人,你倒是说说这里面有什么错?”

“错就错在……这个时间节点,魔樱本不该存在!”沃尔特捂着心口,痛苦不已。

世宗顿悟:“我知道了!允儿大人的座驾魔樱,在上层世界时期,就在我们的主题公园里,被沃尔特误伤,毁灭了!”

“呃……没

最新小说: 钓仙 从妖武世界开始的位面远征 魔王陛下 浩界尊 仙道渡劫纪 神焰水晶 逍遥尘世子 开局成为魔女这档事 绝世高手 一剑皆斩丶